正文_第6章 不怀好意的男上司 - 我和美女上司

正文_第6章 不怀好意的男上司

这天中午,投递完报纸,我直接去了站上,准备找云朵要订报收据。 走进站里,外间的大屋没有人,里面办公室虚掩着门,隐隐约约传来谈话声。我没有出动静,坐在门口不远的地方随手摸起一张报纸。 这时,屋里的谈话传进我的耳朵。 “云朵,作为分管发行的老总,公司这么多站长,我最器重的就是你……”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。 原来是公司分管发行的副总来了。 “谢谢赵总厚爱。” “不要客气,做发行,还是需要懂行的,外行做只能让内行人耻笑。我看咱们公司目前就有门外汉,不懂装懂……上面派下来的又怎么样?集团领导也是有眼无珠,弄个不懂经营的娘们来发行公司折腾,女人当家,墙倒屋塌。”赵总愤愤的声音。 我心里一动,赵总这不是在说秋桐吗? “赵总,您。”云朵一时说不出话来。 “哼,我早就对她不满了,我说了又怎么样?云朵,你该不会去打我的小报告吧?” “赵总,你刚才说的话,我什么都没听见!”云朵很聪明。 “这就对了,到底你是我最中意的人。她做老大又怎么样,公司的发行业务是我分管,把我惹烦了,我让她成孤家寡人!” “赵总,您今天是怎么了?这么大的火气?是不是喝酒多了?”云朵说。 “我是喝酒了,不过没醉,妈的,今天在经理办公会上,这个黄毛丫头对我乱发威,拐弯抹角说我的观念跟不上新形势下的发行形势。靠,老子这么多年的老发行了,还需要她来教训?”赵总又气愤地说。 云朵没有说话。 “云朵,你说,我对你好不好?”沉默了一会儿,赵总说。 “好!感谢领导一直以来的关心和照顾!”云朵小心翼翼的声音。 “感谢?你打算怎么感谢我呢?”赵总的声音突然有些暧昧:“云朵,自打你进公司那天起,我就喜欢上你了,你真可爱,水灵灵的,真惹人疼。” “赵总,您不要这么说,我一直拿你当领导对待的。”云朵的声音有些慌张。 我觉得不大妙。 “云朵,以后只有我们一起的时候,叫哥就好:“赵总的声音愈发暧昧:“今后,你就听哥的,跟着哥,哥保证让你舒舒服服,来,让哥抱一下。” 接着,屋里传来一阵响动,传来云朵惊慌的声音:“赵总,你要干嘛?别这样!” “听话,过来,小乖乖。”赵总色狼的声音暴露无遗。 我站起来猛地推开门,直挺挺站在门口。 屋里一股酒气,云朵被赵总摁在沙发上正在惶急挣扎,赵总的嘴巴正要往云朵的脸上拱。 听见声音,赵总吓了一跳,放开云朵,转过身来。此人大约40岁左右的样子,身材中等,很干瘦。 云朵头发凌乱满脸惊惶地跑到门口,站在我身后。 赵总看到我身着发行员马甲,放心下来,咳嗽一声,用威严的口气说:“你——叫什么名字?” “易克!”我沉稳地说,同时握紧了拳头,准备一拳将他击倒。 云朵紧紧抓住了我的手腕,不让我动。 我突然意识到,如果痛打赵总一顿,对自己来说倒无所谓,大不了走人。但是,对云朵可是很不利,她毕竟还要在这里长期干下去。 想到这里,我慢慢松开了拳头。 赵总用蔑视的目光看着我,傲慢地说:“混账,不懂规矩,我和你们站长谈工作,谁让你进来的?报纸都送完了吗?来这里干什么?” “送完了,来找站长请示工作!”我不卑不亢地看着赵总。 “哼——”赵总从鼻腔里重重地哼了一声,突然吼了一声:“不识好歹的东西,给老子闪开——” 云朵忙从背后拉我的胳膊,我犹豫了下,往后退了一步。 赵总昂首挺胸走了出去。 赵总走后,云朵趴在桌上嘤嘤地哭了起来,哭声里饱含着羞辱无助和无奈。 我看着她泪眼涟涟的样子,油然生出一种同情疼怜的感觉,不由抚摸着她的肩膀和头发安慰着她。 等云朵情绪稳定了,告诉了我一些关于赵总的情况。他叫赵大健,现担任分管发行的副总经理,括号正科级。秋桐之前的公司总经理性格比较懦弱,公司大权一直在他手里掌控着。 赵大健呼风唤雨习惯了,原总经理调走,他本以为自己能当上名副其实的一把手,没想到来了秋桐,让他的如意算盘落空,也让他对秋桐极为不满,经常在公开场合发牢骚。 同时,这个赵大健还很花,今天喝了酒,跑到站上来发泄对秋桐的不满,还趁机想占云朵的便宜,幸亏我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