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_第3章 出租屋里 - 我和美女上司

正文_第3章 出租屋里

秋桐回过神,用厌恶加怜悯的目光看了我一眼,对那男的说:“李顺,算了,他也未必就是故意的,得饶人处且饶人吧。” 那男的不满地瞪了秋桐一眼:“胳膊肘子往外拐,帮这个穷鬼说话,你到底和谁是一家人?给我一边去,这里没你说话的份!” 秋桐脸色一红,又一白,咬了咬嘴唇,径直就往外走。 李顺看秋桐走了,也拔脚就走,边冲着门口的保安叫着:“你们都是干鸟的?怎么把乡巴佬放进这里来,这是这种人进来的地方吗?操——” 看到保安走过来,我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份,忙转身走出酒店,带着满腔屈辱,在酒店一侧没有灯光的树林里,撒完了这泡尿。 回去的路上,越想越屈辱,马尔戈壁,囊中羞涩,低人一等! 秋桐今晚没借这个机会报仇,还劝李顺罢手,倒让我多少生出一些感激。 想到秋桐刚才在李顺面前一副小婆子的样子,我不由有些失望,秋桐怎么会和这种男人混在一起?不知道秋桐和这个牛逼哄哄的李顺到底是什么关系,夫妻?情人? 脑子里闪出一个念头:秋桐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。 我在小卖店买了一箱康师傅扛到宿舍,然后打开笔记本电脑上网。房东在房子里安了一个无线路由器,可以上网。 周围静悄悄的,租房的学生上晚自习都还没有回来。 我突然感到异常孤独,决定申请一个qq号。我给自己起了一个网名:亦客。 一来这是我名字的谐音,二来取独在异乡为异客“异客”的谐音。 登陆qq之后,我看着空荡荡的“我的好友”一栏,抬眼看看窗外夜幕下灯火阑珊的繁华都市,在这个城市里,又有多少和我一样孤独寂寞的异客呢? 想到这里,我输入网名开始搜寻,竟然真的找到了一个在星海的亦客。 看了下资料,女,29岁,星海。 比我大一岁。 我决定加这个女亦客为好友。 但对方需要验证问题:请说出加我的理由。 我晕,这不明摆着是难为人吗? 我突然来了倔脾气,你为难人,我还非得加你不可。 略加思索之后,我下意识打出一句话:独在异乡为异客。然后点确定。 没想到,竟然通过了。我觉得不可思议,难道自己和这个人真的有猿粪? 加完等了半天却没有反应。 命里有时终需有, 命里无时莫强求。我安慰了下自己,摸出一本书看起来。 半天,下晚自习的学生们回来了,男女声音嬉笑着掺杂在一起,很快都进了各自的小窝。我觉得有些困倦,合起书本,拉灯睡觉。 刚迷迷糊糊要睡着,却被一阵异样的声音弄醒了,来自左边的隔壁。床痛苦的摇晃声,男生粗重的喘息声,女生咿咿呀呀的叫唤声,伴随着身体噼噼啪啪的撞击声。 原来是他们在做那事。 很快,右边的隔壁也响起了这样的声音,接着,周围的几个房间都加入了合唱。 同学们都开始做功课了,除了我这个落魄浪子。 听着周围此起彼伏的诱人声音,我不由浑身燥热,又感到了巨大的空虚。 好不容易等同学们陆续搞完,我收回自己的思绪,在麻木的孤独和悲怆的回忆以及迷惘的未知中睡去。 第二天早上4点,起床,按照云朵给他的地址,我穿着红色马甲戴着红色的太阳帽,在红彤彤的太阳还没有出来之前到了发行站。 发行站是临街门面房,进门是一间大屋,摆着两张工作台,里面有一间小屋,站长办公室。 云朵正在里面打扫卫生,边干活边打了个招呼:“易克,早——” “云站长早——” 云朵直起身:“昨天不是和你说了,不用叫我云站长,叫我云朵或者小云就好了。” 我正色道:“那不可以,你是领导,我得尊重你!” 云朵“扑哧”笑了:“你可真逗,秋总才是领导呢,我不过是干活的而已。对了,昨天秋总来的时候我叫你,你怎么闷声不响就走了呢,走的可真快!” 我嘴角动了下,算是无言的微笑,然后打量着墙上挂的投递区域划分图和报刊征订零售进度表。 云朵指了指一个地方:“这一片就是你负责的投递段,我会带你先熟悉3天。” “云站长,订报纸赚钱多不多?”我提出自己当下最关心的问题。 “这就看各人的能耐了:“云朵笑着:“征订一份全年晚报提成36,不受投递段的局限,公司财务按月结算,和工资一起发。” 听云朵这么一说,我暗自寻思起来。